我是于2002年12月加入Iluka Resources的,职位是主管业务运营的执行总经理。我的职权范围包括负责管理Iluka正在进行的业务(目前市场资本是80亿澳元)以及新项目的管理和交付;这些项目通常的投资额约为每年4亿。当时Iluka进入了重建阶段:在西澳的矿山渐渐枯竭,并且急需新的资源以及相关厂房设施。那时,Iluka刚刚以1亿3千万澳币的价格收购了维多利亚州西部的一家勘探公司,后来确定这是一个虚高的价格。这家公司拥有新矿的矿权,并且声称他们已经完成了对其资产的详细可行性研究(DFS)。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GRS的负责人David Bollands的。David已经为Iluka提供过项目管理服务,其中包括设计一份全面的项目管理系统。David在Iluka的声誉极佳。GRS当时在着手寻找一个项目团队来为Iluka对已经成为Murray Basin Project的项目重新进行详细可行性研究(DFS)的评估。当时这个项目急需交付。他们以破纪录的时间完成了详细可行性研究(DFS),其中为这个项目的交付制定了一个非常具有创意性的合约签订战略,后来该项目完全是按照这份详细可行性研究(DFS)交付和执行的。

Murray Basin Project (MB)是一个全新项目,开采和加工尚未开发的资源。该项目第一阶段的基本建设资金预算接近3亿2千5百万澳元(加上上面提及的1亿3千万澳元),整个项目的总成本约为7亿澳元。

在完成了详细可行性研究(DFS)之后,GRS的角色转为替合同的执行阶段寻找一个项目团队,并且为该团队提供持续的质量保证和品质控制(QA/QC)服务。正是在那段时间,我在该项目交付战略的诸多方面借助了David的经验和判断力。

Iluka以设计采购施工合同(EPC contract)的形式雇用了Roche Mining,Downer EDI的一个子公司,来完成该项目的一个主要阶段(2亿澳元)。在完成了详细可行性研究(DFS)之后,雇用Roche来履行这个项目是非常理想的。并且 Roche刚刚收购了Mineral Technologies(他们进行了厂房设计并在David的促使下提供了一份履约保证)和JR Engineering(一间位于西澳的工程设计和施工单位)。Downer EDI也提供了母公司担保。

关于这个项目已经写了很多,GRS所提供的团队和各种手续的质量确保了这个项目的成功实施以及全面驳回向Iluka提出的设计采购施工索赔(EPC claim)。David Bollands对确保Iluka在合约签订上所运用的战略在合同和法律方面都是正确合理的,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由GRS所召集的团队是由两位高级项目经理Bob Edwards和Terry Stott带领的,后来Arun Gunasegaram也加入了进来。Bob、Terry和Arun有着丰富的经验,并且曾经和GRS在几个项目上进行过合作。正是这种经验和对细节的注意让Iluka能够让Roche和Downer对该项目的实施负责并且确保Iluka所采用的合约签订方法能够全面驳回 Downer的范围索赔(ambit claim)。

显然,任何项目在开始时的目标都包括对能够并且会依据合同交付的承包商进行客观的选择。这当然也是与Downer合作的目标,并且这个项目注定是要成功的。当时的Downer颇具实力,是一家出众的公司;而且这个项目对于他们而言也是一个重要的机遇——他们是一个合情合理的选择。对于Iluka和我本人而言,GRS,尤其是David Bollands的真正价值是David的判断力、经验和对我们的承诺, 尽管有一些艰难的时刻。David、Bob、Terry和Arun以成本的价格完成了这个项目,而且乐意并且能够为Iluka提供远远超过我们所预期的支持和帮助。

我非常愿意对David Bollands和GRS给予支持和认可。

如果该项目进一步的细节有所关联的话,请与笔者联系。

Bill Bisset
+61 409 455 499